玖玖咕咕咕

情人节小甜饼

今天绝对新鲜出炉的哦。


0:00

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手机的屏幕暗暗地发着光。柒觉得有些刺眼,闭上了眼睛。

手机屏幕里对话框显示着备注“白学姐”,但最后面却藏了一个小小的爱心。明明是爱心,却又离那个名字有些距离,仿佛唯恐别人知道了自己的心思。

柒睁开眼睛,看着对话框,接着打字。

“学姐,这么晚还不睡觉?”

私心里竟然有些忐忑不安,又点开了那人的空间。

心扑通扑通直跳。

幸好什么也没有。

她的空间里只还留着好久之前的一条说说。

希望故人久别重逢的时候,依旧能够相视一笑。

下面还陪着她笑得恬静的照片。

柒的手指在她的照片那里停留了很久。

柒感觉手指微微有些湿意,不由得将手指移开了点。

她的消息显示在上方。

“还没呢,你怎么也不睡?”

柒停顿了一会,接着打字。

手指敲击屏幕的声音时断时续。

那话删了打,打了又删。

柒最后只发了一句不相关的话。

“学姐在等人过情人节?”

明明知道没有,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仿佛一定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才好。

消息发出的一瞬间他突然后悔了。

可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她回了。

很简单的一个字。

“没”

柒心里突然有些复杂,有些沮丧,也有几分庆幸。

他知道白谈过一次恋爱。

不过就是那一次,让她变化了很多。

他们俩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柒还是从那些蛛丝马迹中看出了些端倪。

不过那段时间幸好持续的不长。

现在的白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的沮丧了。

白在他心目中一直是那种自立自强的人物,又才华出众,一直被认为是那个优秀的人物。

自己虽是差了她一届,却也听说过她的名字。

偶然一次加了好友。

不过自己在这一届也算是出众的,因此和她的合作也是常有的事。

和她的合作还是很好的。

时间长了,柒发现自己对她……似乎有了点不一样。

自己的视线仿佛粘到了她身上,有她的地方。自己总能第一时间看到。

柒觉得自己有点不一样了。

这种心跳……从来没有过。


柒逼迫自己几天没见她,却发现那种思念更加猛烈,连绵不断。

柒终于坦然面对。

是了,我喜欢她。

喜欢那个叫白的女孩子。


越喜欢,这种又不得说的感觉却又是最折磨人的。

柒辗转反侧。

不确定……她是否也喜欢我呢?

柒心脏猛烈的跳动。


柒觉得自己有些臆想了。

他有些沮丧。

似乎连打字都没了力气,刚刚的那个兴奋仿佛过去了,自己陷入了一种脱力的感觉。

就算如此,柒也还是好好地对她说了早点睡,尽量不让她感觉出来自己的沮丧。

“晚安”柒对着屏幕这么说,也不知道是说给他的白学姐还是说给自己。

屏幕暗了下去。


早上醒来,柒迷迷糊糊。

柒觉得自己肯定还没有睡醒,否则怎么会看到这样的消息?

柒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呼吸。

脑子里的神经被疯狂的调动起来。

他看着那个屏幕看了好久,然后仿佛突然得到了新生。

那是白发来的消息。

“柒,不知道愿不愿意接受我这个老学姐呢?”

时间:5:21

“阿白”

柒翻了翻身,刚睡醒的脑子昏昏沉沉,突然感觉到那里有点不太对劲,身边没人的空虚感让他有些紧张的喊了喊。

他突然有些心悸。

“阿柒?”

浴室的门打开,阿白探了探头,头发贴在了脸颊处,脸上还带着热气熏红的红晕。

柒感觉自己的神经放松了些。

“刚刚没见着你,有点担心”

“阿柒最近怎么疑神疑鬼”

阿白笑笑。

“你快进去吧,别着凉了”柒笑笑。

“好的哦,我亲爱的柒先生”阿白俏皮地一笑,又躲进了浴室。

柒看着她的身影在灯光的照射下若隐若现,心里竟突然有了些不安分。


怀里抱住她心里才总算有了些安全感,洗发露沐浴露的清香混在一起。

柒不由得感觉自己有些情不自禁。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发丝。

阿白把身子转过来,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柒看着她的面容,眼里深情,白闭上了眼睛。柒知道她期待什么,可是却在最后一点距离处停了下来。

刚才的气氛仿佛突然间消失了。

“阿柒?”她迷惑不解的面容自己真是越看越有些心理烦乱。

可也不是讨厌她。

绝对不是,他发誓。

他清晰地看到了灯光下她的失望,几乎都要满溢出来了。

他被这种气氛压的说不出话。

“睡吧,阿柒”白笑笑,关上了灯。


今天的夜晚也格外的难熬。

似乎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柒愣怔着双眼。

即使在遮光效果良好的房间里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为了白的好睡眠自己特意换的。

白工作辛苦,他想晚上让她好好休息。

可是如今满眼全是黑暗。

他突然有些疲倦。


他居然感觉到了一点异常。

白有些气息不稳,还带着抑制的颤抖。

柒感觉到了难以抑制的心痛,他试着伸手触摸向她。

“我没事”

开口带着哭泣时的颤抖,柒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

只能背后拥抱住她。

两人都是沉默,安静的空气里她哭泣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身体也不再颤抖。

柒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恶。

这种沮丧感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当初那个最黑暗的时候。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柒盯着黑夜,不知什么时候才沉沉入睡。


第二天阿白还是起的很早,柒也睡的浅,她一起来自己就醒了。

不过有些害怕。

“柒先生,起来啦”她的声音毫无区别,感觉没有变化,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

柒心里总感觉压的喘不过气,却说不出来。

他只好笑笑“阿白今天还是上班那么早吗?”

阿白点点头“最近有些忙呢,没有办法。有时候真羡慕柒先生能这么晚才去上班呢”

柒笑笑“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大概是淡季到了,所以老板就没那么高要求了”

白笑得弯弯眼“那好,柒先生,我先走了,饭菜已经做好了”

柒点点头,心里的愧疚却越发强烈起来。

门被关上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轻,柒眸子里有些冷冽,走到了自己的桌子旁,打开其中一个抽屉,掏出来一本日记。

柒神色冷冽,写下了几个字。

“二月九日,她早班,昨日……”

钢笔笔尖停在昨日上,晕上了一团。

柒面色沉重,接着写“昨日,她哭了一场”

写到这里,他突然有些烦躁。

关了日记,将东西又放回了原处。

锁克哒一声的锁上。


说疑神疑鬼确实不错,柒觉得自己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几乎到了一种固执的地步。

今日他去接她,却正巧看到了她身边的一名男子。

那人是自己的上司,不过和阿白从来没有见过,怎么会走到一起。

柒觉得自己的神经被崩成了一根细线,所有的之前的东西都压了上来。

摇摇欲坠。


柒本想尽力不表现出来,可心里始终搁着这件事,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

他觉得她在自己上司面前的那个温温柔柔的笑有些刺眼,刺眼的过分。

行为总归是表现了出来。

阿白微微皱了皱眉“阿柒,你今天怎么放碗这么重”

“没事”柒感觉自己心烦意乱,看着她的面容神使鬼差地说“阿白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瞒着你”阿白有些哭笑不得。

柒盯着她,看着她的面容也逐渐严肃起来,将视线转到了桌子上。

桌子擦的干净,显出两个人的身影。

柒突然感觉有些乏力。


这次的冷战时间似乎格外的长久,柒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也睡不着。

“我错怪她了?”

柒喃喃自语。

他心烦意乱地打开门,旁边就是她住的房间。

他勉强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今天的自己似乎有些烦乱,东西都不小心碰掉了。

柒捡起地上的瓶子,不经意地看了看。

“抑制剂”

这三个字刺眼的很,刺眼的他心里的烦躁又猛地窜了出来。

以前的这部分总是阿白打扫的,自己倒是很少来。


“你问我我是谁?”阿白似乎有些气极反笑“我是谁你这么久还不清楚?”

“我直接说吧,你扮演她有意思吗?”

柒看到了她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柒觉得生活真是太戏剧性了。


阿白是他的前女友,也就是说,他们中间有段时间是分开的,是后来复合的。

所以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也就越来越大。

只是压制在心里,终究像自己扎了一根刺一样。


“需要我把证据给你看吗”柒冷冷地说,反身到屋子里拿出了那个日记本。

白看着那个日记,翻了翻。

柒觉得她的感觉突然不一样了。

“还有这个”

柒拿出了那个瓶子。

白扫了一眼,将本子还给了他。

“我知道了”


柒最不想听到这句话,仿佛所有的一切她都承认的一清二楚,就像是你找一个罪人,将证据摆了出来,她毫无反应地说“对就是我干的一样”

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吗?

柒心里莫名地气闷,明明这她承认了自己的猜想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高兴。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柒皱了皱眉。

“没有了,柒先生”


柒静静地坐在床上,屋子里静的出奇,自己仿佛已经遁入虚空之境一般。

愣怔了半天,柒站起身,莫名其妙地走到了她曾经的房间。

屋子里被收拾的一干二净,只是桌子上还留着一张纸条。

她不是个粗心的人。

柒伸手拿了起来。

那是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还标注了一下医生。

医生?

柒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这个电话。


夜晚的桥上寒气已经漫了上来。她以为今天还是一样的结果,正打算回去,却不想那人撞入自己的视线。

她突然感觉自己眼睛发涩,迷糊着视线。

“柒?”


网络借梗。

卡普格拉妄想综合症

患者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私情加了些自己最近以来的一些感受,突然有些感慨,所以这篇文就诞生了。



柒曾经觉得自己很了解她。

起码他和她逐渐认识后,觉得他们简直是灵魂默契,就像是两块相合的玉壁。

或许是因为这种感觉,他对她总有些不一样的情愫。

虽然他尊称她为“前辈”,但私底下却是朋友一般的关系。

他喜欢和她讲话,尽管在外人面前他是一副冰冷的感觉,在她面前自己却很爱笑。

虽然是浅浅的笑,像雪融化渗入土地一般的感觉。

她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女孩子。

还带着些凌厉的渴望,对于权利地位的渴望。

可是这有什么错呢?

毕竟我们不是圣母,更何况他们的身份也不是那种支持他们去扮演圣母的角色。

又或者清楚的说,柒也心里有些这种渴望。

不过很浅,被掩藏在了内心的深处,被自己埋了下去。

不可有太大的期望这是他明白的。

往往希冀太大所带来的伤痛也是令人难以忍受的。

“我想坐上那个位置”

他记得她的那句话,记得深刻。

还记得她的眼眸在月光下熠熠发粲,带上那种周身的气场,他也恍恍惚惚,明明没喝酒,却感觉头脑发热。

“你可以的,前辈,你一定可以的”

他很少说这么果断的话,可是这一次,他却莫名地笃信。

她的实力他还是很清楚的,很强,只是命运似乎不站在她的那一边。

她去参加了那个测试。

一次又一次。

他终于看见了她的眼泪,这么久第一次见到她的泪水,他莫名地心疼,仿佛自己经历了这么一遭。

心仿佛被刀刃所伤,刀刀致命。

可是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我要走了”

“去哪?”他感觉自己话都说不清楚了,只固执的文,声音还有些颤抖。

“我受不了了,我想死了”

“这么多次了”

他颤抖地更加厉害了,下意识地紧紧握住她的手。

“别想不开”

“一切都会好的”

“失败是磨练”

……

她沉默,只有自己在聒噪。

他越来越害怕,她的情绪逐渐平复,只是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觉得自己在灌没有用的鸡汤,这种无力感很难说,就是明明你知道没有用。可是自己只能说这些。

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他放的手。

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


只是后来她说的离开他却不知道怎么到了牢狱里面。

他还是没办法,听到她的消息就忍不住想看她。

所以他来了。

只敢卑微的在暗处看她。


他毕竟是当初被作为预选的人员。

当他来到测试台的时候,他又想起了她。

可是当他一次又一次挑战时,却始终赢不了一个人。

那种无力的挫败感第一次让他感觉到,并且来的如此猛烈。

那天晚上,他难得的哭了一场。

这场泪水说的奇怪,有自己悲而不得的痛,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情绪,还有一点点,明白了她的痛苦。

如果我当初了解一点你,会不会不是当初的那个说辞了。

他哭的心痛。


当他最后一次败的时候,他突然很冷静,冷静的过分。

他说“你是她对不对”

那人沉默了。

他笑笑。

“果然,我永远赢不了你”


先动心的人就输了,输的彻底。

所以这次,是他输了。


她的庆典他还是去看了,躲在人群中,抬头看着那高高的台子,还有上面众多的鲜花。

他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帽子。

我相信我们终归相遇。




【2020柒白“光影”24h产粮活动】18:00

意难平(刀糖刀警告)

有想要糖的小可爱看到我写的刀子分割线就要警惕了。接下来是玻璃渣。不过糖是真的甜,放心食用。



过年的气息逐渐浓烈了起来,街上都是人们用红色装扮起来的东西,人潮汹涌,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洋溢的笑容。

柒走在人群之中,拉高了点自己的围巾。

天气寒冷,雪早就下了。

有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星星点点。

柒穿过了人群,来到了一处有些偏僻的地方。

屋子前面的雪已经被扫干净了。柒敲了敲门。

“来了哦”屋里传来了少女轻快的声音,还伴随着嗒嗒的脚步声。

克哒一声门开了。

少女穿着一件可爱的兔子居家服朝他笑到“柒先生又来了嘛”

柒愣了一下,觉得这样的她实在是可爱,可爱的让他有一瞬间心动。

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这种感觉就随着冷风消散了。

柒点点头“嗯”

少女笑得灿烂“外面冷,柒先生不如进来坐”

柒犹豫了一下,因为还有一件事要去做。不过这件事也不着急,可早可晚。

不如就进去坐坐。柒这样想。

屋子里温暖的很,似乎全身的细胞都舒展了开来。

柒头发上的雪融化成了小水珠挂在了他的头发上。

柒感觉到了湿漉漉的感觉,很不舒服。

他只微皱了一下眉,少女却明白了,递过来一条毛巾。

“柒先生不如用这个毛巾擦擦”

柒接过去,道了一声谢。

那少女只笑笑,递过来一杯茶。

柒接了过去,茶水微微有点烫,还带着些热气,柒低头喝了一口,水汽染上了他的睫毛。

他抬头看着少女,正巧碰上她歪头看着自己。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自己还要去办一件事,这件事可能需要几天时间,不多不少刚好赶到了过年。

他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开口。

少女却先问了“柒先生是有些事要和我说吗”

柒有些无奈地笑笑,她总是最了解自己的不是吗?

“有一件事那个人要我去办”他感觉自己有些艰难的说出口,仿佛嗓子都被人扼住了一样。

不知为何的,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很奇怪。

他敏锐地感觉到她的笑容僵了一下,但是她又表现的仿佛自己看错了一样。

她低头倒茶,柒看不清她的眼中神色。

“柒先生有事自然可以先去办不是吗”

柒皱着眉,茶水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

柒感觉到心里有些被塞住的感觉。

“这次……是他要求我单独去做的,不是我不带你……”

柒有些无与伦比地解释,却觉得解释愈发的苍白。

她是自己的搭档,不过却因为年龄有些偏小又是某天突然被首领带来指派给自己为搭档,自己或许……

或许什么呢?

柒突然感觉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不耻开口。

的确,自己还是有些不太敢信她的不是吗?

柒愈发感觉有些烦躁。

可是她跟着自己的那几次任务不也完成很好吗?

那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敢相信别人呢?

或许因着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是靠着自己的缘故,外在的信任却仿佛有些淡薄了。

茶杯被人推近了些,柒抬头看她,眼神中还带着迷茫。

她却眼神清明,内里真挚。

“柒先生是害怕阿白心里有些不高兴吗”

白眨眨眼。

“柒先生其实不必感到心里愧疚,因为阿白最近也有一个任务,也是首领单独指派阿白去的”

柒突然感觉到心里有些放松,那些愧疚感终于少了些。

他又喝了一口茶,茶水苦涩,却回味有些甘甜。

柒不知为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笑道“那你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啊”

话了,她却突然有些沉默。

柒张张嘴,想问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她却突然抬头认真地看着自己,说“

柒先生要是能回来,阿白有些话想和柒先生说说好嘛”

柒突然有些紧张。似乎有些预感,却又说不出来。

阿白不愧是懂事的孩子,也不继续这个话题了,只又和柒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说“柒先生既然要忙,不如先走吧”

柒愣愣地站起身,突然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种不安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在看到白甜甜的笑之后就被压制住了。

总会好的不是嘛?


当千刃穿过那人的身体时,他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还有一个人。

那人气息有些紊乱,因此虽然藏匿于黑暗,但是却被轻易地察觉出来了。

他朝那边走去。

脚步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显得尤其的响亮。

一步一步仿佛走在心上。

走近了柒才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不正是白吗?

难道……

柒瞧见她脸上被溅了些鲜血,伸手用指腹轻轻擦去。

她好像微微颤抖了些。

柒有些愣住,她从不怕自己来着。

白猛地抱住自己,委屈地说“柒先生我好怕”

柒感觉呼吸都有些凝滞,他手放在半空,最后轻轻拍了拍她“别怕,有我在”

她只闷声应了一句“嗯”

柒抱起她,将她护的严严实实。


柒有的时候真的有些拿她没有办法,只有些无奈的问道“你不是有别的事吗?怎么到那里去了”

她只闷着头不肯讲。

柒有些生气了,语气重了点“阿白,那地方很危险的”

她还是闷着头。

柒心知自己这是太过在意,难免语气重了些。

心下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话。

“对不起”

她道歉的话刚说出来柒心里的闷气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她只要说一句道歉的话,无论自己生多大的气都能瞬间消失一样。

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阿白以后别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了”

她点点头。


其实这也不怪柒这么担心,因为他们在一起做的任务其实是不一样的,表面上只是去处理一些小事,实际上这是两个任务,阿白通常去处理的是表面任务,也就是说她从来没有接触到那里的血腥,不过这样也就是说她也从来没有接触到任务的核心。

而掩藏在表面任务下的任务实际上是由柒自己完成的。

他深知每件事每件任务实际上并不是眼睛所见的简单。

不过这次很奇怪,白,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是吗?


想了这么多,柒觉得自己太阳穴都有些发涨了,索性先抛开这些事直接去找了阿白。

昨夜和阿白说了很多,她毕竟还是年轻,有些困乏,听着听着就睡过去了。自己也刚好有一间客房,就这么把她安置了下来。

柒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白笑道“柒先生起来的这么早”

柒点点头,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柒笑笑“阿白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白眨眨眼睛突然反应了过来,兴奋地抱住他“柒先生是不是记起来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了,要和阿白一起过的”

柒微笑点点头“嗯,阿白,我记得”

“太棒了吧柒先生”阿白眼里的兴奋几乎要满溢出来了。

柒被她的兴奋也感染了,难得的笑出了声“那么我的阿白,咱们走吧”

太兴奋了,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他居然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阿白停下来看了看他,柒这才觉得自己的话很有歧义。

我的……阿白?

柒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染上了红。映着这新年的气息,仿佛正当。

阿白却也不说他的话,只说了另一个话题。

“那么柒先生今天不穿红色?”

柒微微睁大了眼睛,自己一向穿的是暗紫色,红色这般喜庆的颜色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尝试过。

不妨……一试?


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笑不得。

“阿白,你从哪里得来的我的尺寸,这衣服倒是挺合适”

阿白歪歪头“柒先生的衣服不都是经过我的手给先生的吗?”

他却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只摇了摇头。

镜中的两人皆着红衣,喜庆之余还有些别样的感觉。

柒脑子里突然觉得这像是婚礼现场一样。

他摇了摇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幸好阿白只注意到了自己的衣服穿的漂亮,并无发现自己的异常。


很奇怪,自己自从有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之后,这个想法就常常绕在自己的脑子里。

婚礼,婚礼。

柒现在倒是有点不敢看她了。

阿白偏着头打量他的神色。

“柒先生怎么不敢看我啊”

柒感觉到了心思被看破了一般,偏过头梗着脖子“我没有”

“没有?”

“没有”

“柒先生脸红了”

“不,不是”

……


出去一趟倒真是感觉到了置办年货的感觉。

两人手里都拎着很多,大包小包,阿白嘴里还叼着一根糖葫芦。

柒笑了起来。

白撇撇嘴问他“柒先生笑什么”

“阿白,你不觉得咱们很像两个行走的箱子吗?”

“箱子?”阿白打量了一下自己又看看柒,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个人相视一笑。


回来后两人已经有些累了,柒本想随便做做饭好了,但是阿白不同意,说是新年自然要隆重些。

柒看着她的身影,突然觉得这个固执的令人可爱。

那是柒觉得吃过的最好吃的年夜饭。


——————————玻璃渣分割线——————————

不过温馨的画面始终不会在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身上长久。

既然选择了这个身份,就注定逃离不了本职的命运。

柒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感觉任务越发有些困难。

有些力不从心。

这种无力感是最可怕的,尤其是像他这样在刀刃上行走的人。

白能见到的次数也开始变少了。他往往几天才能见到白一次。

有种不安感从心底升起。


最近有段时间没见到她了,这是自己认识她以来这么久没见到她。

柒心里的不安越发明显。

直到他有一天偶然听到有人说“代号白的那姑娘不是被囚禁起来吗?”

柒感觉手脚冰凉。

“看来是犯错了,也不知道是什么错”

“哎呀你管她呢”

“身外之事不要管,更何况,她搭档都没管这事呢”

柒感觉那话仿佛如剑刃笔直地指向自己一样。

心跳的猛烈。


他还是打听到了她的位置。

他第一次不顾一切地去了,不计后果,不论他人。


总之他见到白的时候还不算太晚。

他握着千刃,血液根本来不及流尽。身上全是血渍。

他搂着她“阿白,你别睡,和我走”

好不好……阿白

别睡。


不过他还是没想到,当那一刀刺下来的时候他是真的愣住了。

这种震惊久久没有平复,以至于他脑子里仿佛僵硬一片。

阿白,你……这是做什么?


嗓子发涩,他觉得自己应该反身来上一刀才对。可是他居然没有这么做。

他只是默默握紧了千刃。

阿白,我还是下不了手不是嘛。

阿白,我认栽了。

我以为我不会爱上你,阿白,我错了。


后记

柒先生这个人,我着实对不起他。

这是我的真心话,非口头的忏悔。

我们都算错了一件事,他爱上了我,我也爱上了他。

明明只要有一条链断掉我们都不会这么难过不是吗?

或者我不爱你,或者你不爱我。

可是现在说这个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事实就摆在这里。

我有时候在想,我不接那个任务会不会好一点?

其实我的任务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的印象里大概只是我来做做简单的任务而已,可我实际上不过是作为监视器一样的存在。

自古以来就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说法不是吗?

太功高震主的人总是有威胁的不是吗?

所以我要牵制他,不过我忘了自己也算是这棋局的一部分。

他为棋子,我亦为棋子。

身为棋子,有很多不想为而不得不为。

只是我没想到,这最后的一部分,也是他们设计的最后一步棋。

我们都错了。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可是当我听到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那一刀带了我三分怨恨,但又因为自己本身的情感,私心的偏了准头。

给他留了活路,就是给自己留了死路。

那又怎么样呢?

我终究还是有些遗憾的。

那句表白最终也还是没说出口。

柒先生,我爱你。


17:00@老夏安

19:00@执秋


镜面双名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处,然后抬头问他“你说,你叫柒?”

那人点点头“对”

我有些忐忑不安,接着问道“那么,你说的是哪个柒?”

他有些讶然“他们没告诉你?”

我摇摇头,今天自己不过是受人所托,因此才和他见面的。不过那人只是说了他叫柒,至于是哪个柒,他也没有再细说。

不过自己这么在意的原因……

我又垂眸看像手腕,手腕处有着两个淡淡的字,“柒,七”

我深呼了一口气,压下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

我有个直觉告诉我,这个男子可能冥冥中和我有关。

他也注意到了我的动作,问道“怎么了?白小姐?”

我有些惊讶,也有些不好意思。今天确实是自己考虑不周。

我摇摇头,“没事”

他也是个明白事理的,瞧见我这样,也不接着询问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还有一张名片。

我看着他在名片上写下了这么一个字。

柒。

他把名片递了过来,我仔细打量着,这人的字体写的倒是隽秀有力,字体凌厉如刀刃。

见字如见人。

我笑笑收下了。

“那么柒先生你好,我是你的接待人,白。”


科学家与机器人(中)

不过今天似乎有点奇怪,阿柒总觉得自己今天头脑昏昏沉沉的,他勉强站起来,却身体感觉使不上力。

本来要跌下去了却被人一把捞住了。

柒有些愣然,抬头看见熟悉的人,然后笑笑“阿白是你啊”

白笑得温柔“阿柒,可不正是我嘛”

柒微微弯起嘴角“最近忙的紧,可还是想要见见你”

白似乎有些疑惑地偏头“阿柒,你说想我,想是什么感觉?”

柒眼里都是笑意“就是想和阿白一直在一起啊”

“一直?”白的眼神突然有些躲闪。柒感觉她有点回避,微微皱了皱眉。

不对,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正沉思,柒被她从背后抱住。

瞧不见她的样子,却能听到她的声音,那话也仿佛直接到了他的心里。

她说“那阿白也是想阿柒了”

阿柒突然想要流泪了。

狐仙锁(三)

难得无事的时间总是少的,柒坐在那里,享受着难得的阳光。

柒闭了眼,手下意识地抚摸着那个手镯,对于昨天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梦,他还是有些在意的。

照着昨天的那个梦,那姑娘倒是一个活泼灵动的姑娘,不过还有点妩媚。

柒总感觉自己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可只是感觉而已,感觉之事,最是难说。

柒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手镯,竟发现这手镯不知怎么回事有了一个小豁口。

怎么回事?

柒仔细看了一下,那手镯的缺口虽然是一点,但是柒对待这个手镯一向仔细,这次的缺口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上去的。

柒心里怪怪的,总感觉像心里缺了一块一样。

不知道去哪里可以补一补。

柒这样想。

不过恐怕现在暂时不行了。

柒打量着自己手中的书信,上面还带着一个镖这样想。

固执己见

16.

我在屋外等了很久,感觉到了一种错觉。仿佛时间的流逝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来到我面前,欲言又止。

大保如今也有点不敢来看我,只远远地注视着我。他也心里明白,有些事情说清楚了就回不到从前了。

可我始终不明白一点,他们口中的那个实验到底是什么。

就是因为这个,才把我们这些人都搅和到了一起。

在这个实验中,情感似乎就变得微不可见。

我沉思着,想的久却不得,脑子反而也有些疼痛。

我皱着眉站起来,发现神医正站在我面前,似乎就等着我站起来一样。

我看着他“她怎么样了?”

“被带走了”

他说的轻飘飘的,我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被作为刺客培养出来的那种冷静原则哑然无存。

我动怒了,本不应该出现在刺客身上的一种情绪,因为这代表着死亡。

我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怒气,问“怎么回事?”

“我是医者,可我不代表任何时候都作为圣母一般的存在”

我感到无力,心里也明白确实,这不是他的问题。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不知为何还怀着不该有的希冀问道“她,有没有说什么”

“如果你想说对你的留言的话,没有”

“嗯?”

我本能的察觉到了他的话外音。

他看着我的样子,知道我领悟了,于是接着说“不过,她说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

“他想知道的话,根源地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愣愣地站在那,终于明白她所说的宿命一词。

我笑笑“好的,我知道了”

雪情

1.

玄武国很少下雪,今年不知道怎么了,雪下个不停,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

因为还没有人走过,所以踩下去还有一点微微陷下去的感觉。

我微微缩了缩手,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可旁边的那人却仿佛冰雕一般毫无感觉,自己的兴奋只好压制在心里。

我很少看到他很大的情绪变化,通常情况下他只有一个表情。

面无表情?

我想的好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偏头看了看我。

我捂住嘴,拿眼偷偷瞧他。

说实话他当初说那话的时候我都愣住了。怎么形容那个感觉,就像时间突然暂停了一下。我迷迷糊糊,只记得自己眨眨眼睛。

“啥?”

“喜欢你”

不愧是他,连说话都懒得说,不过他耳边的微微红倒是暴露了一点。总有了些人情味。

我想的入神,却突然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手被他温暖的包裹住。

其实我一直觉得似乎他从出生起血液的温度就比我温暖些。

似乎我的温度天生就偏冷一点,可他却那天砸砸嘴,迷迷糊糊地说“你怎么这么暖?”

我笑笑没回应。

“在想什么?”他问我。

我抬头望见他的眼眸,幽深的溺人。

我低头看,瞧见他的鞋子上都沾了一点雪。

“我在想这么好看的雪,要是年年今日都能与阿柒一起看就好了”

他低低地说了句,我仔细辨认才听的,他说的是“我也希望,阿白”

最后那个称呼我真是第一次听到,我顿时乐的眉飞色舞“'阿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却闭了嘴,一点也不肯再说,像个被胶水粘住嘴的鸭子。

我咯咯笑着缠住他“好阿柒,你再说一遍嘛”

“……”

……

心蛊

1.

我原是不信那句话的。直到我遇到了他。

他从我旁边路过的时候,我难得的多看了他几眼。

夜色很浓。他一身暗紫融在夜色中几乎看不出来。

不过我在意的是他手里正放着一只又一只的河灯。

灯火微微,随风微摇。

几乎是被蛊惑了一般,我走过去。

本来自己脚步声很轻,也不想惊动他,他却突然开口。

“有事?”

我讪笑“没,没什么,只不过你怎么在这里放这么多河灯啊,今天不是放河灯的节日吧”

他瞥了我一眼,突然愣住了一样。

我困惑的眨眨眼睛“怎么啦?”

“白?!”

他握着我的手腕,我感觉到他的颤抖,顺着表面,流入我的心脏。

我尴尬的一笑“这,你认错人了吧”

他的颤抖更加厉害了。

我试探的问道“我是不是长的和那位‘白’姑娘很像?”

“白……”他喃喃自语。

我却几乎被他吓坏了,只想逃开,心里不知名的害怕。

他又眼神迷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松开我的手“对不起”

他口音怪怪的,我却不陌生,因为自己住的地方附近的人说话也这样,不过自己说话却只方方正正,这样一来。倒像是自己是个外地人一样了。

我下意识地接到“哎呀,没事的”

他愣愣地又看了我一眼。

我朝他微微一笑“没事,认错了也无妨。不过相逢即是有缘,你想讲什么尽管说好了”

他只深深望我一眼。

我以为自己都做好了听一段故事的准备,他却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我尴尬一笑,想是自己太过唐突。

不经意的,瞧见了那小船上居然还有字。

我凑过去想看清,却越发觉得自己头晕脑胀。

那上面写的极少,只反反复复写着一个“白”,我拿起一只,映着那光看的更清楚了些,在后面还有一个小了“白”几个大小的“柒”。

柒?柒?柒!

我昏昏沉沉。只觉得非常熟悉,便问道“柒是谁”

“我”

他低低的回答,我几乎听不清。

我心里突然委屈的紧,来的莫名其妙。

我感觉自己酸溜溜的说了句“那你们真是恩爱异常”

他又望着我,眸色看不出喜怒。

我莫名地心慌。只弯了腰,匆匆说了一句“我还有别的要事,先走一步了”

那个地方。突然成为了我极其害怕的地方。我一步也不敢回头看,就这么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