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白

佛像

她在我心目中是个佛一样的人物。

我敬仰她,我视她为神佛。

她是我师傅。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那天。

那是黑暗的一天,至少,是至今为止,我经历的最黑暗的一天,我一直不愿意回忆,可它就在那里,当我每次想起她的时候那个回忆也跟着出现。仿佛藤蔓,纠缠不休。

我知道无法割舍,可我却忍不住回忆,哪怕一次又一次经历那种绝望透顶的感觉。

我一直痛恨那样弱小的自己,否则,可能事情就会好一点呢,是不是。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为非作歹,我却毫无办法,我只能懦弱的躲在一堆柴火中,直到听到他们令人颤抖的声音和看到他们令人作呕的面容。

我很害怕,但我又没有办法。

我知道他们都死了,也不会放过我这一个。

虽然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可我……我,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试一个可以活下来的机会。


我忘了一件事,像我这样毫无法术的凡人,怎么抵得过这些妖。

如果能,那那些人怎么会惨死?!

于是当我被那些妖掀翻在地的时候,我几乎都感觉到了他们翅膀掀起的风,带着血腥的气味。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准备接受痛苦。


这种过程很漫长,漫长的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说确实有可能人的感觉会有误差,可是这次……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慢慢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居然是个漂亮的女子。

她正笑着打量着我。

我有些愣神,那时候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时常后悔自己当时的表现。


我以为她是阿娘说的神,可她脚下的血渍却分明提醒这我,这不是梦。

我竟然突然有些为她可惜起来。

这么白的衣服,沾上了血渍可就不好看了。

我不知所措,至少,现在我判定不了她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他们都死了,就你一个人了。”

她说话了,我这才脑子里悠悠的回过神。

“是那群妖干的,不过,可惜了”我看着她。

“被他们逃了”她耸耸肩,似乎在为我惋惜。

我张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说什么。

她又笑笑,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我猛地扑了上去,紧紧拉住她的衣角,我有些无与伦比“别,别走好不好”

她站住了,我不确定她有没有听到,只能紧张的站在那里。

其实我都想好了,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她,因为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没有了亲人,没有了相依为命的人。

如果,如果我不跟着她,可能都活不下去吧。

她既然能够毫发无伤的出现在这里,说半分法力都没有我是一点都不信的,所以我已经决定跟着她了。

她蹲下身,平视着我的眼睛,然后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身上香甜,带着花朵的味道,很像我家后山上的那些花的味道。

我有些拘谨地说“柒,我叫柒”

她眯眯眼睛,笑得灿烂“好,柒我不走,你跟着我好了”


所以从那天起,她就是我的师傅,我就是她的小徒弟。

可她在我心里,还有另一个地位,佛。

阿娘说佛普渡众生,仁慈,那这么善良的师傅,对我来说,就是我的佛。


她派我去捡点柴火。

这里夜晚极冷。

我哆哆嗦嗦,手冰冷的几乎没有知觉,连动一下都很僵硬。

可我还是努力地在找。

突然,我的视线被一个东西吸引了。

那是一小节木头,不大但是漂亮的很,是很少见的那种颜色。

我一眼就相中它了。

所以我抱着柴火艰难地朝那边走过去。

那是一条河,不过那块木头碰巧被卡在了岸边,幸好不是太远。

我把袖子撸了起来,夜晚的风有些凉,我勉强朝那里够着。

现在的水太冷了,我几乎怀疑这是不是一块冰块。

可我太想要它了。

所以哪怕冰冷刺骨,我也愿意。


等拿到的时候已经手都被水浸的没有知觉了。

我抱起那堆柴火,踉踉跄跄走回去。


等我到她的地方的时候,几乎撑不住了,她看到我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想把柴火接过去。我摇摇头,自己把柴火放下了。

她拉住我的手,我的手刚开始一点知觉都没有,我想把自己的手缩回去,她却抓得很紧,“别动”

“我,我的手太冷了……”

“那又怎么样”她仿佛一点也不在乎。

我拗不过她,就干脆就这样让她拉着,感受着手上的温度一点点变温,仿佛血液都被她的温度捂的更热了些。

我的心突然有些不知名的悸动。


我藏下了那块木头,不忍心就这么变成灰烬。

我时常握着它,打量着它,思考着如何才能才能刻出她的样子。

这些都是我偷偷进行的,我不敢被她发现,像心中藏了一个小秘密。

我没日没夜的思索着,终于有一天,我们走到了一个庙宇,师傅似乎很不喜欢庙宇,不过她仿佛看到了我期待的神色,摆摆手让我进去。

“进去看看也好”她说。

我进去了,回头一看她却站在那里,只示意我进去就好了。

所以我进去了,师傅站在庙宇外。

进去的第一眼,我看到了那个佛像。

看到那个佛像的第一眼,我居然仿佛恍惚看到了师傅的面容。


我突然知道,那块木块的形状应该变成什么样了。


从那里出来,师父也只是和我说了几句话就不说了,我看到她不太想说这个话题,就没有说了。

师傅是个温柔的人。

偏像那座庙宇中的佛,不过那庙宇是我心中的庙宇。


我跟随她学习法术,师傅确实是个法术高强的人。

我也拼命的练习,想要让她看到我的进步,想要看到她的笑,想要……报仇。

她一直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即使我隐藏的再好,她却仿佛也知道我心里的全部想法一样。

所以她问我“阿柒,要是有一天你遇到杀害你们全家的仇人怎么办”

“报仇”我的心里其实还是很恨,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

她也一直在帮助我,我知道,她在帮我。

所以我感谢她,可好像也不完全是。


终于有一天,她笑嘻嘻地说“阿柒啊,这是我要教你的最后一招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复杂的情绪。

她说过,最后一招教完后,就可以去报仇了。


我划开那些妖的身体时,内心居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一切都结束了吧。

我划下最后一刀的时候这样想。

只是我有件事没有想到。

那把熟悉无比的刀穿过了我的胸膛。

我不敢置信,她笑得轻柔。

“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或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他们的首领,那场屠杀也是我命令的”

“为什么”

“好玩呀,你不觉得太孤独了吗,妖的年龄是很长的,不找点乐子怎么行”

“所以,我只是你的乐子?”

“那又怎么样”

“其实你不该那天来找我的”她突然有点收敛了笑,但又随即笑到“可是改变不了了”

……

……

……

不要再说了好不好……白。


刀子捅进去的触感让我们都停了下来,气氛安静的异常。

她就那样安静地看着我,就像一阵风,随时可能飘走一样。

我突然害怕了,我想捂住她的伤口她却后退了一步。

“别这样,柒”


我突然好恨这样的自己,她害了我的亲人,我却对她情深义重,难道,不像个笑话?


可我原谅不了她。原谅不了她她对我的家人和对我做的一切。


所以我看着她,场景突然变得很混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妖,竟然还有一些?!

他们狰狞着朝她扑过去,叫喊着“总算等到了这一天。白,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你当初把我们当做棋子玩弄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的下场”

“被爱的人捅了一刀的感觉如何?”


我突然仿佛回了神一样,想要毁掉那些妖。

他们早就用余光瞥着我,笃定了我不会动手。

可这下子他们突然有些慌了,有人说了句,我停了下来,抑制住了自己剧烈的心跳。

“是不是,就算她这么对你,你还是爱她,你一点也不介意?”

我愣住了,我不介意吗?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

她在我面前,变成了一具残骸。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