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玖咕咕咕

酒醉

酒精的味道弥漫在唇齿之间,再配上周围的灯光,柒觉得自己醉了。

脑子晕晕乎乎的,可眼前还能分辨得出这是自己心爱的人儿。

假借一场醉酒,问人知否我心。

可他终究没有问出来,只是固执的吻着她,就当是自己醉了吧。

柒几乎有些不想再顾及自己这么久以来的痛苦了。

自己能够活下来简直是万幸了,他现在只想去找那个人儿,他想知道她的心里真的没有自己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所以当他掌握了消息之后,立马到了这里。

但到了这里却也不着急行动。

他看着那人儿笑魇如花。

直到她的目光扫过了自己。

那一晃而过的惊恐一逝而过却被他捕捉到了。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她周围的异性,无论是谁。

兴许是格格不入的原因,即使在这种纸迷金醉的环境下,他依旧是一个不和谐的分子。

周围的人也发现了这位不速来客。

有人笑嘻嘻地问那人“白,你新欢?”

白淡淡的瞥了一眼他,然后走出来。

风吹的柒觉得有些头疼,但他依旧简直站在这里。

他想问她,却没有理由。

于是他默默撬开一瓶酒,仰头喝下。

白沉默,没有说话。

直到他喝到第二瓶的时候,她开口了“不是送你走了吗?为什么要回来?”

“这就是你把我送到这么远的地方的理由?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一辈子呆在小鸡岛?”

白不说话了。

柒看着他,曾经的首席刺客,因为他,脱下了自己最坚硬的外壳,可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后果。

酒精味弥漫在唇齿间。

风吹的柒觉得有些心冷。

“你回去吧”

白皱了皱眉,欲言又止。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柒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些心慌。

他几步快走上去,抱住她“可是双A的偏见就这么沉重吗?你是alpha又如何?我只认定你了。”

冷风呛入鼻腔,阿柒咳了一声,接着说

“我早就说过了,我今天就是要带你走,我看谁敢拦我”

风吹起白的头发,柒看不清她的神色。

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最是真实,她在颤抖。

柒突然想到了什么,拨开她的头发。

果然,在她的后颈处有自己留下的印记。

“即使不是omega也可以吗?”

“当然,我的白”

……

柒更紧地抱住她,“无论怎么招受世俗偏见,我都是现在你身后的那个人,白”

“信我,白”

白的身体逐渐平静下来。

“我以为我不会再害怕任何事情了,直到那天”

“白”柒及时的打断了白的话,那是两个人的心结。

“不管怎么样,你只要相信,两个人的心意只要在一起,就可以了”

“好”白沉默许久,回答道。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