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白

四季花

柒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自家的花园旁。那时候花开的正艳丽,不过,这正是春季,因此也算不上稀奇。

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花朵,她却着一身白衣,想不注意到都难。

阿柒向来不是好奇心旺盛的那种人,因此只是看了她一眼,不过又因为她身上有种自己熟悉的气质而已又多看了几眼。

随后也就忘了,只当是过客而已。

那女子也不说话,只望了自己一眼就走了,仿佛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自己一眼。

阿柒照常生活着。

阿柒的生活确实能够说的上是规律,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着,说枯燥也算不上,大概是习惯了。

不过很奇怪,这几天他又看到了那位姑娘。

不过这时候已经要到暮春了,花儿有些开始凋谢了,只还有几朵花坚持的站在那里,仿佛怎么也不想屈服一样,就那样站在那里。

这次阿柒对她就很熟悉了,也不会觉得突兀。起码在他心中,她已经不算是个陌生人了。

哪怕只见过一面。

阿柒这次多看了她几眼,她这次只垂眸看着花园里面的花,手指轻轻抚摸着娇嫩的花瓣,眼里有些哀伤。

是为这些凋落的花儿哀伤吗?

阿柒不自觉地想。

呆了一会后,那姑娘又走了。

阿柒站了一会,走到她刚才待的地方,一阵风起,花儿轻轻摇曳。

阿柒站了一会,又回去了。

阿柒对这个女子开始有点兴趣了。

不过此时春季已过,开放的花儿就少了些。

阿柒再想,莫非她真是非常喜欢这些花儿,可现在花儿都不开了,是不是她就不来了呢?

阿柒不知名的感觉到了一点淡淡的哀伤。


阿柒去市场买了几株莲花,种在自己的小池塘这里。

小池塘正挨着花园。

可那位姑娘却不出现了。

阿柒难得的皱起了眉。

他经常去自己的池塘边,看着那生命力旺盛的荷叶,心里默默期待它早日开花。

当第一朵花苞出现的时候,阿柒简直惊喜透了。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朵花苞,生怕它被鸟儿啄了,被虫咬了,被风儿弄痛了。

在这样的细心呵护下,第一朵花终于开放了。

那天阿柒又像往常一样去看那花,不过今天的他有些期待,因为昨天那个花苞就仿佛要开了一样,但阿柒等了很久,那朵花却仿佛偏偏不开一样。

阿柒心里有些忐忑和莫名的期待。

当他看到那朵花绽放的时候,简直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像一只小鸟在心里横冲直撞。

她也终于来了。

阿柒只看着她,她仿佛出落得更加漂亮了,亭亭玉立,白衣更加飘逸了。

阿柒只远远的望着。

她看着绽放的花儿,轻轻笑了。就像一片羽毛拂过湖面。

阿柒等了很久,也没有说出话。

她又离开了。


阿柒开始布置自己的房子,种下爬山虎,看着它一点一点爬上墙,逐渐霸占着自己的地方。

不过阿柒觉得,这很诗意,因此就随它去了。


她来的次数变多了,即使荷花也已经开始变得七零八落了。


阿柒终于忍不住有一天问她“要不要来我家坐坐?”

她微笑着点点头。


秋天来了,阿柒却完全感觉不到他们说的秋天萧瑟之感,反而感觉到了秋天的明媚。

这次她来到自己家做客时,阿柒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是秋天了,叶子落得比较多,花儿可能开的少了”

她笑笑,说出了第一句话“没事”

阿柒睁大了眼睛,他原本以为这漂亮的姑娘是个哑巴,因为之前开到自己家,无论阿柒说什么,她都只会用肢体语言来表示。因此阿柒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声音,这次一听,竟然觉得她的声音清澈动人,从未有人有这般声音。

阿柒嘴角不自觉上扬,声音里也带了几分明显的喜悦。

临走,阿柒有些依依不舍。


不过还好,她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冬天的第一场雪,她陪着自己一起看。

阿柒问她“咱们以后一起看吧”

她微笑地点点头。

比起之前,她说的话越来越多了,人也越来越活泼了,眉眼里带着明媚的神色。


直到那一天,刺骨的疼痛从胸口传送到了脑中,阿柒有些不可置信。

这刀贯穿了,干净利落。

他不敢再回头看那个人了。


“柒……柒”

有人呼唤着自己,声音飘渺。

自己原本不想起来,可那人偏偏把自己拉了起来。

阿柒没有办法,只能勉强睁开眼睛。

白花花的天花板,冰冷的感觉。

柒看到了面前的大保,脑子昏昏沉沉。

他发现大保有些紧张。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大保?”

大保仿佛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有的警惕也少了些。

接下来他听到大保说“我们出院吧,伍六七”

柒浑浑噩噩地下来了,偶然间,他转头看了一下,发现墙上全是花朵,画的五颜六色的花朵,还有那株爬山虎。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