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白

赶车人

车轮滚着,带起一层尘土。木板上放着一个女人,一身白衣,面容姣好。陪在她旁边的是一位穿着紫衣的男子,不过面色阴沉,额前的发丝垂下,显得更加阴翳。

赶车的人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们一眼。

正对上那男子的眼睛,冰冷刺骨。

赶车人打了一个哆嗦,他想起来男子说的“附近最好的医家,要快”

尤其是最后的两个字,咬的格外重。

他不敢再猜测了,只闷头赶路。

这段路有些难走,他听见女子微微的咳嗽了一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朝后望了一眼,那个男子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女子的身上,女子正躺在他怀中。

“白……白”他轻轻喊着,眉微微皱起。

难得的,赶车人从那男子脸上看到了别的神情。

那个女子叫白?

挺素静的一个名字。

赶车人收回目光,心下了然。恐怕这女子应该是这人的妻子,又或者两人还未成亲,不过却是相互喜欢,情深义重。

不过那女子也没有什么反应。

可惜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行至一半突然天黑压压的,赶车人看了一眼,知道这是要下暴雨的征兆了。

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后面的男子,希望能休息一会,一方面是他累了,实在是走不动了,另一方面,是下雨,危险太大了。

那男子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的意思,不过却坚持“走!”

“可这……”赶车人有些犹豫,他不想为了这个买卖把自己的命搭上。

“我来”男子似乎看懂了他的犹豫,随即说到。

那男子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因此赶车人同意了。

不过交换了位置之后,那男子低低说了句“别动她,否则,死”

阴冷的语气让赶车人又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眼神。他赶忙答应着“好好好”

真令人奇怪,这个男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手很稳。驾车很是平稳,没有多少颠簸。

不过他也顺带着观察了一下这个女子。

女子一头长发,就是身材偏瘦了些,一身白衣,按理来说这白衣最是不耐脏了,也不知道怎么保持的这么干净。

赶车人又看了一眼那男子,心里的敬佩油然而生,虽说这人冷漠了些,不过对待自己的爱人,缺真真是有情有义,比那些纨绔子弟不知道好了多少。

“往哪走?”男子的声音打断了赶车人的思绪,赶车人缓过神“这里这里”

男子看了一眼赶车人,目光又转移到了女子身上,眼睛里带了些温柔与哀伤。

雨开始下了,那男子慢了些,但依旧走着。

雨滴啪啪敲打着木板,更显孤独。

赶车人闲着没事,就开始问那个男子。

“她是你夫人?”

“暂时不是”

“那她……”

“出了点事,耽搁了,不过我会补回来的”

赶车人看他不想在聊这个话题,于是就不说话了。只暗自可惜,这等良人,莫非真是老天嫉妒,才给他们这些困难。

不过,患难见真情。

“关窗”

“啊?”赶车人看了一眼那男子,那男子没有转身,只说“别让雨飘到她身上了,她怕冷”

赶车人忙关上窗子。

雨更大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不过雨也正大。

赶车人看了一眼他。

那男子背起她,衣服把她整个人都罩了起来。

然后他听见男子说了声“谢谢”

然后背着女子走向屋檐。

雨白花花的,几乎遮住了赶车人的视线。

那两个人就这样慢慢消失在了大雨中,仿佛这场邂逅,只是大梦一场而已。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