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玖咕咕咕

雪戏

雪纷纷扬扬的下,有不少粘了些在柒的衣服上,紫衣白雪,甚是淡雅,只是他今天来的目的恐怕要扫了兴致。

脚下的雪踩的咯吱咯吱的响,寒风凛冽,紫色的衣角被风刮起,飒飒作响。

柒握着千刃的手又紧了几分。

其实他现在的手已经没了知觉,只有身子还残存着几分暖意,不至于过会就成了冰雕。

雪遮住了视野,柒顶着风往前走。

一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一个戏台处。

戏台已经老旧了,有人在上面行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在风声中几乎听不见。

如果柒不是一个刺客的话。

戏台不大,但还有几处可以避风的地方。柒看了看下个不停的雪,决定先休息一下。

柒一跃而上,这才发现这戏台居然还有帘子,只是在后台的地方了,以至于刚才柒并没有立刻发现。

还有一个独立的房间。

柒马上做出了判断。

靠近房间要暖和的多,柒头发上的雪都融化了,一层层的小水滴聚集在一起成了一股小水流流进柒的脖间。

柒打了一个寒战。

柒甩了甩头发,水珠少了些。

柒用千刃轻轻挑开帘子。

帘子还有些厚度,不过确实保暖。

刚掀开帘子柒就感觉到了屋子里的暖气,令人浑身舒坦的暖气,几乎令人放松一切警惕。

柒也有些陶醉这暖洋洋的感觉中。

令人浑身舒坦。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一个人吸引了。

那是个姑娘,他看见她的第一秒就被那双眼睛吸引了。

那个眼神怎么形容呢,反正柒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内心的一丝振动。

那个裹了一层外壳的内心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缝。

柒没有在意。

那个姑娘站起来,长长的白衣飘逸出尘,和外面的雪倒是相映衬,只是有些寒冷。

“坐吧”那位姑娘笑笑。

柒难得的感觉到了些许局促不安。

他坐下来。垫子软软的,房间里暖和的过分,这几天的劳累突然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几天没有休息了。正好休息一下。

姑娘开口“接下来有一场戏,你要看吗?”

柒愣了一下,戏?

那姑娘也不着急,只微笑地看着柒。

柒感觉自己被蛊惑了一般点了点头。即使他知道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不过这些年,他的确或许麻木了,今天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心里有些感觉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

姑娘似乎笑得由心而发了,刚才似乎只是礼貌的笑容。

柒看着她。

那位姑娘披上了一件白裘衣,头上也丝毫没有装饰,只挽了一下。

轻灵的声音响起,她随声而动。

白雪,伊人,竟然无比的和谐。

柒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戏。

尽管咿咿呀呀的戏语他不懂,但莫名的被这种情绪感染。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认识她,在遥远的过去。

柒一步步走过去,她笑魇如花。

当那把剑朝自己舞过来的时候,柒接住了它。

兵器相接,发出暗鸣声。

顺着千刃传过来的颤抖,柒觉得几乎自己的心都颤抖了。

那姑娘收了剑,甜甜一笑“你好,柒,我是你的搭档。”

“白”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