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白

速摸一张柒白结婚照

固执己见

14.

从我想起来这一切之后似乎什么都在改变了。

白很久才说出一句话“你想起我了?”

我没说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与现在的气氛格格不入。

她似乎是苦笑地说“柒,我还欠你一刀不是吗?”

这一刀是我永远也愿意回想的一刀。

我敏锐地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我很抗拒回答这个问题。

妄图用沉默来逃避这个事实。

我本不是这样一个人。

“梅花十三在那个桥上”她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然后突然身影一闪。

我下意识地跟上去。

她跑的方向就是那个桥的地方——一切毁灭的转折点。

我心里不安越发强烈,我终于忍不住喊她“白,不要过去了”

她却仿佛听不见一样,只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接着奔跑。

我像个木偶一样,她就是我的引线。

我什么也不想想,只想跟着她。

夜晚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了。

月色冷清地洒在身上,我有些恍惚。

终于到了。

我好久没有跑过步,她也毕竟之前也是体能可以排得上的人,所以停下来的时候我有些喘息。

地上躺着一个人,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说“来吧”

???

“赢了,你带她走”

“就这样?”

“就这样”她笑笑。

那输了会怎样?我一直没有问出这个问题,或者说我的潜意识里没有我会输这个选项。

我很轻易地同意了。


固执己见

13.

气氛诡异的出奇,我没有说话,他们也不说话。

人总有一种直觉之感。

自己今天也是这样。

似乎越靠近目的地,这种焦虑感就越明显。

脚下踩着软软的沙子,阳光晒得人暖暖的,仿佛暖到了心里。我的警惕心放松了一些。

真好,要是能和谁一起来这就好了。

我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想法。

我压住自己的这种感觉,安慰自己就把这当成一次旅行好了。


“阿柒,你喜欢大海吗”

“阿柒,你喜欢月亮吗”

“阿柒……”

“阿柒……”


“衰仔啊,你在念叨什么呢”突然的声音仿佛一颗石子投入湖面。

恍惚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

我微微摇头“大保,没什么”

鸡大保看着我“阿柒啊,前面就是海边了”

他说的意味深长。

梅花十三跟在我身边,却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跟着。

心里突然紧张起来,我勉强笑笑“这有什么特别吗?”

“衰仔啊,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在这里被我捡到的啊”

“这里?”我虽然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可也不知道是在这个地方。

这地方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刚才的温暖的感觉,突然变得冷涩起来。

我看着他“这里?”

鸡大保点点头“嗯”

我环顾四周,这是一片汪洋大海,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会被人捡到,虽说也不是不可能,但更为奇怪的是按理来说,就算根据鸡大保所说,自己是被神医救回来的,可我也一直相信这么一句话“人死不可复生”,既然如此,自己在昏迷的状态下又是如何能安全的抵达这里,如果没有人为的因素,自己是一点也不相信的。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叫做小鸡岛的地方,不免让人有些怀疑了。

我正思考的入神,一把刀递到了我面前。看到那把刀的一瞬间,我所有的表情都难以控制了,大惊失色。

“千刃!!!”

的却,那是一把我再熟悉不过的刀,泛着熟悉的冷光,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它。

随之而来的似乎还有大量的记忆,一些被深埋在最深处的记忆。

可下一秒,刀就横在了我的脖间。

我听见梅花十三,不,应该说是位姑娘喊了一声“别动!”

声音莫名的熟悉。

熟悉的让人想要拥抱她。

我刚想稍微转下身,看下这位姑娘,她身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香味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刀刃划开皮肤,鲜血染上了千刃。

“别动!”那人又喊了一声,我居然听出了一起心疼。

我想,自己一定今天痴魔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想认识一个女孩子呢?

鸡大保冷冷地看着她“你要对衰仔做什么?”

“你不是很清楚吗?”那人冷笑。

鸡大保眯了眯眼睛。

“不过,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你极力掩盖他之前的记忆,现在又突然反悔,要让他找回记忆”那人说。

“你还不明白吗?”鸡大保冷笑“你们的目的我再也清楚不过了,可要是让你们如愿以偿了,那么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可不是白费了”

鸡大保顿了顿“不过,千刃确实一直在你这里啊”

那人还没有说话,鸡大保愤愤地说“既然你对他有情,又为何要伤他害他。如果没有情,又何必不时来‘探望’他,是怕他想起不该想起的事是吗?怕他在失忆状态下也会恨你对不对。因为只有他失忆了,你才有能够以一种清白无辜的身份重新回来对不对?刺客白!你不要太过分了”

一旁的我本来想说些什么却被这一番话搞的也说不出什么了,直到鸡大保说出她的名字。

白……

铺天盖地的痛苦压抑而来,我抱着头。

没有注意到她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千刃,手垂在那里,也没有动作。

我呜咽着喊出了她的名字“白!!!”

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白!!!


固执己见

12.

我看着他沉睡的容颜,一种忧伤的感觉浮现出来。

我在你沉睡的时候见过你很多面,可是你全部不记得,你只会想起来的时候说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你想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可我生生破坏了你的这种愿望,不仅如此,我还想把你拉回到过去的生活里面,我在你的印象里,是不是一个坏人的角色呢?

可是说起坏人的角色,难道我们从前不就一直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我正想着入神,忽然感觉被人从背后拥住。

那人沙哑地声音压的很低,但在我的耳朵里仿佛惊雷一样炸开。

“白,你怎么醒了”

我笑笑,头发垂下遮住了自己的神色。

那种苦涩的感觉从心里浮现,泪意控制不住的涌上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了下去,然后装作欢快地说“柒,你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

“白,要是有一天,我年老了,首席位置坐不住了,我们就隐居好不好”

“好”我哽咽地压住哭声。

“可是我们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没有清理呢,等忙完了这阵就去好不好”

那人如梦语一般低声说,我恍惚仿佛又到了那一天。

我转过身紧紧抱住他,这是我的柒啊,是那个最宝贝最宝贝白的那个柒啊。

他仿佛没有在意,接着说“白……”

“要小心啊”

“要小心啊”

两个人一同说出来。

这是我们约定好的,每次做任务之前都要说这么一句话。

不过这次我又重复了一遍。

“柒,你要小心白啊”

细微的声音几乎听不见,我凑在他耳边“别让白的任务成功好不好”

柒身体僵了一下,仿佛挣扎着要醒过来。

我看了角落一眼,面色冷淡。

“该走了”

角落处那人一双阴翳的眼睛盯着我,不做表态。

我却打了一个寒战,兀自扶着柒回床上。

然后对上他的目光。

“好”

柒早晨醒来的时候愣了愣,坐在床上脑子处于空白状态持续了很久才清醒了。

柒挠了挠头“我怎么感觉今天这么累啊”

想了想也没有结果干脆就不想了。

今天他们说要去一个地方呢。

柒赶快起来,扎好头发,然后看看没有什么了就出发了。

也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鬼。

柒想起昨天他们说的话。

“伍六七,你失忆了吗”梅花十三看着他。

“没有啊”

“那你还记得可乐是谁吗?”

“可乐?”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姑娘的面容,俏皮地可爱。

我正要说出来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们很紧张,似乎对我的这个回答很重视一样。

“不就是那个小姑娘吗”我笑笑。

他们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说“伍六七,咱们明天出去去小岛周围转转吧”

“啊?”我对他们突然的转变不太习惯。

“衰仔啊,就带你出去看看啊”

梅花十三也没有说话。

我发现他们快速地交流了一下眼神,但假装没看到笑笑“好”

这就是昨天的对话了。

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可我今天总有一种预感,今天的这趟旅行会不一样的,甚至可能改变我接下来的道路。

总之,静观其变吧。


固执己见

11.

我又去见他了。

这个不应该犯的错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犯下。

我拿起自己手中的石片,在墙上狠狠地又划了一道。

这是第三次了。

我突然有些害怕,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害怕……那人知道。

不,我不可以再显示出任何对他有好感的行为,一丝也不可以。

我踉踉跄跄地走出去,鞠了一捧水。

冰冷的感觉让焦躁的心平静下来。我看着暗黑的夜,思念如潮水。

夜晚总是让人动情不是吗?

我后悔了,我不该参与进来这件事。

要不然我就该是个冰冷无情的刺客,或者,是能云淡风轻看淡一切的白,而不是现在的白。

我又想起来那个夜晚了,柒是不是已经开始忘记了呢?

心痛难以抑制,我只好催眠自己,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柒只有是个冰冷无情的刺客,才最能符合他首席刺客的地位,否则现在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他的软肋”

我喃喃自语“柒,可我还是想你怎么办呢?”


柒回去睡了一觉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把行李一背,朝鸡大保说“大保我决定了!我要去旅行”

鸡大保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猛地敲了一下“衰仔,你又在想啥,咱们的钱还没还完呢”

“我要去找位漂亮的姑娘,穿着一身白衣,温温柔柔地朝我笑,然后我们一起隐居山林过上幸福的生活哈哈哈哈哈哈哈”

柒毫不在意“没事啦大保”

大保斜着眼看了一眼他“哦,钱交完了就可以走了”

???

柒笑笑“要不,以后还?”

说着就想开溜。

鸡大保淡定的说“我知道你要去找那个穿白衣的姑娘”

柒一惊“大保,你咋啥都知道”

大保一笑“你丫那天刚被我捡到的时候不就丫的一个劲的喊白,白,丫我还以为你要白菜,特意给你买了一颗呢。结果等你醒过来却一个字也不提这个了。我都以为是你瞎说的了结果那天你偷喝我私藏了好久的酒又在那一个劲地喊白,白,你绯闻女友来了都被你气走了”

柒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丫你这货也藏了这么多信息不告诉我啊好小子。

然后这就更加坚定了柒的信心。

正要他要走的时候,梅花十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说“伍六七你先别走,有件事和你有关,你需要留下”

“你听了这么久?”

“这不是问题好不好”梅花十三白了他一眼


固执己见

10.

柒觉得很是纳闷,自从自己来了这里好像什么都不正常了。

他愣愣地问了句“你说啥?”

“剪刀,我说你剪刀放哪了”

“进门右转第一个柜子第一层里面”

梅花十三看着他,说了一声“哦”转身就走。

柒看着她的背影,觉得仿佛这才是一场梦。

但是他一转头,看到了一个人,生生地停在了哪里,泪水突然控制不住,顺着脸颊低落。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是抬手擦了擦。然后眯着眼问她“你是谁”

那人似乎愣住了,似乎表情有些变化“你不记得我了?”

仿佛试探一般的语气,带着点小心翼翼。

“我该记得你?”

那人突然不说话了,只用一双忧伤的眼睛看着自己。

柒倒吸了一口冷气,指着她“你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姑娘吗?”

仿佛要验证自己的猜想一样,柒立刻说到“就是那天我问你你恨我吗?”

那人也说到“你恨我吗?”

柒刚想接过来话说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怎么会恨你呢?

结果就被那人抢了先说“柒,你现在先不要回答我好吗,有些事你还不知道,等你知道了就可以回答我了”

“好”柒愣愣地说,只紧紧盯着她,其实最近他已经对她的印象开始有些消退了,可他还不想忘记她,他想把她的印象记住。

那人着一身白衣,有些淡淡忧伤的眼眸,还有浑身那种清冷的气质……

那人转身,似乎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

柒有些紧张,问“你要走了吗?”

那人只深深地看了一眼柒,说了一句话。但也就是这一句话,柒记了一辈子,她说的是……

柒,不要忘记我。


固执己见

9.

后来的几天,柒其实是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像“柒”,有时候却又像“伍六七”。

不过要是我是两个人的话,我是说假如有另一个我的话,那我不就可以拥有两个妹子啦。

柒看着月亮。

要真是可以这样的话,要不就让“伍六七”和他的绯闻女友在一起,我和我的姑娘在一起。

可是……

柒神色沉了下来,带着些落寞。

可我根本不可能变成两个人,我的选择也只能是一个。

我爱我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地爱,可我就是要爱,我偏要爱她,我那天虽然只见了她一眼,却感觉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样。这样说可能有些搞笑,可我那天见到她的时候,有些记忆已经开始醒过来了。

我想起和她的一次见面了。

“柒,你觉得我冷淡吗?”

“不”

“那你,觉得自己冷淡吗?”

“嗯”

“……”

“那天,你为什么犹豫了”

“哪天?”

“你留下那张宣纸的那天”

柒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那天,你哭了”

白笑笑,眼中神色晦明不清。

“想起自己了”

柒神色有些暗淡,却又不轻易表现出来。

“那你,好好保留”

白看着他,笑容完全消失,只看着他。

柒觉得她有些赌气。

之前热闹的气氛仿佛风一吹就消散了一样,柒突然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想到白穿的也不多,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

“白,回去吧”

“好”


柒看着月,他想知道这位白姑娘在她的人生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现在看来,似乎以前被遗漏的东西现在已经开始显露出来了,柒本能地感觉到了有些不寻常。

他一转头,梅花十三正站在不远处,神色冷淡。


柒吓得一个激灵,开口超级快“靓女?又是你啊,有事吗?”

“剪头”

??????


固执己见

8.

柒愣了半天不可置信地问“我?还绯闻女友?”

柒觉得这根本不可能,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坚持的就是洁身自好好吧,唯一一个好像就暗恋,最后还不了了终了,不过自己经历了这么一个巨大的打击,也不会这么快就搞出来一个绯闻女友吧。

鸡大保表情凝重地点点头,然后朝门口一指“不就是这个靓妹吗?”

柒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人。

人是漂亮的人,不过倒没有惊艳的感觉。

自己就像见过世面的老人一样,总觉得见过更让自己念念不忘的,如今再看这等美女也只能大呼一声“美女”而内心却没有悸动的感觉。

是谁说过来着,年轻的时候不能见过太惊艳的人,否则后面的人都不过是她的陪衬罢了。

自己大抵也是这样的心情。

柒表情凝重。

“伍六七,虽说你俩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但也不用这么冷漠地看着她吧”

伍六七???柒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是柒还是伍六七,他突然也有些糊涂了。

自己是刺客还是只是一个理发店剪头发的?

如果是刺客,为什么他拥有和他们的记忆。

真实地可怕。

仿佛他当“柒”的那些年,只是一场大梦。

这样说的话,他倒是有个奇怪的感觉。

总感觉自己有个很重要的人被忘记了,是那个自己总也想不起来的姑娘吗?

可如果这是现实,那么那位姑娘存在还是不存在呢?

自己记得的只有那场追杀和月夜。

可是,虽然这记忆悠远的像梦,自己却想要搞清楚,是否……这真的是梦?

如果是梦,自己就不在纠结那位姑娘,顶多当成睡了一觉睡糊涂了。

可如果不是呢?

柒复杂地看了一眼梅花十三,他有和她的记忆,却还是要确定一下。

柒招招手,鸡大保立马凑过去。

“这个……就是梅花十三?”

鸡大保差点想锤他了,要不是梅花十三在的话。

他知道梅花十三多看重这个衰仔。

可人家这……这也不知道咋整的,回来后就成这样了,之前不还好好的嘛。

之前?之前他不是失忆了吗?

鸡大保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不会……他想起来他之前是谁了吧。

两人大眼瞪小眼。

……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梅花十三有些不高兴地皱了皱眉。

“没没没,没什么”鸡大保强行微笑地摆手。

柒也学着笑着摆摆手。

梅花十三一脸狐疑。

“哎呀,我这刚回来,这位靓妹就别问了,我头晕”

说着柒装出一副憔悴的样子。

可是突然,柒看到了一个人影,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上涌,这是……她吗?

柒不顾一切地跳下床。

鸡大保和梅花十三都吓了一跳。

鸡大保去扶柒,梅花十三迅速转头看向门口。

门口一个人也没有。

柒感觉心痛的厉害,看到那个身影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那个人,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

是不是,可以证明,他确实是作为“柒”活过。

固执己见

7.

柒感觉浑身发凉,就像是在冰冷的海水中一样,这样说也不对,就像从表面的温暖海水一步步沉入冰冷的海水,冷的刺骨。

柒张张口,却说不出什么,其实他很想问一句。

“你说什么,我的姑娘”


有什么声音从远古传来一样,飘飘忽忽,辨别不清。

柒很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也抓不住,仿佛无尽的黑暗。

他努力辨认着。

“他不会……要不……其实……”

现在柒非常想吐槽。

“你们能不能把关键的说出来,不要让我听见的都是没用的词好吧”

憋到后来,柒说了一句。

“别扯”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安静的不像话。

阿柒觉得很纳闷,不会吧,我这一句话这么有效果。

然后一个不明物体扑了过来。

柒感觉胸口一沉。

他下意识地说到“大保,你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沉死了”

“那人”突然起身,然后“轻轻”地锤了自己一下。

柒差点吐血的心都有了。大哥,我这才刚从心伤的环境里出来,你就这么对我。

不过……这人,我认识他吗?

刚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蹦出这个名字。

然后柒拼命地想睁开眼。

刚开始根本聚不了焦,终于,柒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只鸡。

一只鸡?!

柒差点想跳起来了,如果条件允许。

可是条件不允许,因为那只鸡按住了柒。

“衰仔啊,我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的,你可不能想不开啊”

柒冷静下来,看他“我?”

“对啊”

“找回来?”

“对啊”

“想不开?”

……

一个爆栗落了下来。

“疼疼疼”

“衰仔,你是不是在耍我啊,你搞得和失忆了一样”

失忆,失忆。又是这个词,柒真的不想和这个词再扯上任何关系了。

“啊?”

“衰仔啊,你知道你不见的那些天我有多担心你吗,我差点就去报警了好不好,不对,应该先去找你的靓妹”

“我的……靓妹?”柒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身影,不过有点记不清了,好像那人名字就在自己嘴边但说不出来一样。

柒挠了挠头。

“谁?”

“哎呀,你这是要玩弄那姑娘的感情不成。啧啧啧,看不出来啊,衰仔,你是这种人”

柒一脸迷茫。

“梅花十三啊,你的绯闻女友”

!!!!!!


固执己见

6.

幸好来得及时,他的白被那些人围成了一个包围圈困在里面,像只困兽。

白很少笑,这次居然笑了,依旧是白月光一样的笑,浅浅的笑,笑得柒都愣了神。

不过下一秒,一只利箭划过她的手臂,血又渗了出来。

柒感觉自己像发了疯一样的冲过去,千刃在自己的手中简直成了一个索命的恶魔。

包围圈只裂开了一个小口,不过也足够了,柒一个闪身冲了进去。

他抱住白,尽管她的白现在全是血腥味,但他还是不肯放开他,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他的心意,也有些委屈,委屈白这么聪明伶俐,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意呢。白!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你知道吗?

可是这些话都只是在他心里疯狂回荡,他要说出口的时候却被白劝阻了。

白轻轻一个手指放在柒的嘴唇上。

柒愣住了,低头看她。

白笑得温柔“柒,你怎么来了”

柒真的好想吐槽一下自己的心声,自己这些天过的一点也不好好吧,认识了一些朋友不假,可那些人是怎么也填不了他心里的空隙啊!白!!!

柒忍着情绪说“这位漂亮的姑娘,就算你和我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用躲着我吧,怎么说我也是会点小技术的,例如以气御剪什么的啊”

白盯着他,盯得柒都有些发毛了。

然后她叹了一口气“又失败了”